<progress id="16e0o"></progress><span id="16e0o"></span>

  1. <track id="16e0o"><video id="16e0o"></video></track>
    <ruby id="16e0o"><output id="16e0o"></output></ruby>

      北京大學李曉明:MOOC在中國都能怎么玩兒?

      MOOCer2015年10月30日 14:40
      北大李曉明:MOOC在中國還能怎么玩兒?

      轉載:中國大學MOOC

      2015年10月8日,李曉明教授在中國大學MOOC上開設的《慕課問道》課程正式開課。作為北大MOOC工作組的組長,李老師這兩年逐漸拋下了其他一切的行政工作,專心投入到了北大MOOC的組織和推動工作中。事實上,李老師不止是MOOC的組織者,同時也是MOOC的學習者、教授者和研究者。近日,這位有著MOOC四重身份的老師接受了中國大學MOOC記者中M君的采訪。

      采訪時間:2015年9月17日 10:00-11:30
      采訪嘉賓:北大計算機系李曉明教授
      采訪地點:北大計算機系李老師辦公室
      采訪記者:中國大學MOOC特派記者祁夢真,以下簡稱中M君。

      李曉明教授的四重身份:

      李曉明作為MOOC組織者:在北大除了是計算機系教授、北大校長助理外,還是MOOC工作組組長。
      李曉明作為MOOC學習者:在edX上完整參與了康奈爾大學《Networks, Crowds, and Markets》課程的學習并獲得MOOC證書
      李曉明作為MOOC教授者:在coursera上與另外兩位老師共同開設了《人群與網絡》MOOC課程
      李曉明作為MOOC研究者:在多次峰會、論壇或受邀講座及采訪中都分享了自己對MOOC的實踐和研究,不僅有對MOOC定義理解方面的研究,還有對MOOC之于高等教育角色的研究以及MOOC未來發展、應用的探究,甚至還有實作層面上MOOC視頻或PPT制作方法的研究。

      接受采訪時,李老師剛剛結束了一段關于MOOC的視頻的錄制,他說這次錄制形式相較于以往高大上一些,但從說起到完成總共也就用了三天,他說,“一些老師認為做MOOC視頻第一是很難的事,第二是很花錢的事,但在現在的技術水平下,這兩個觀點都不成立。就像我原來一直推廣那種平民化的MOOC視頻錄制方式,我的新書《慕課》以及新課《慕課問道》里面都有講這種方式,在一個小房間里就可以完成,而且現在即使錄制得高大上一點,也沒那么費勁。”

      《慕課問道》課程直達:
      http://www.icourse163.org/course/pku-318002#/info

      ——————–

      MOOC發展還不夠火候 行政手段不宜過早介入

      中M君:李老師好。通過您的微博及各種發言和文章來看,您一直對MOOC抱有樂觀的看法。那么,在您組織、實踐及研究MOOC的這兩年多來,您認為當前MOOC在中國的發展在規模、質量和效益上是否達到了您的預期?

      李曉明:現在MOOC在中國在質量、規模和效益上還沒有達到預期,但這兩年多的時間來看,發展速度還挺快的。建課的速度,學習的人數的增加也都是比較快的,但目前這個量都還不夠。不光中國不夠,全世界都不夠。如果說MOOC有什么理想的話,現在還離得遠。即使是在北大,我在第一堂課上問同學誰知道MOOC,結果也只有不到一半的學生舉手。

      李曉明:一般來講,MOOC既跟教育有關,同時又是互聯網的事,而互聯網的事要火起來一般是要指數增加的,過去這么些年,互聯網出現很多事情,比如Facebook、Twitter,它們的用戶量都是指數增加,兩三年里從無到成千上萬上億。現在有一個認識,通過一些平臺的分析,MOOC的用戶量不是指數增加的,是線性增加的。 正如我的新課《慕課問道》里面所說,從搜索慕課的百度指數來看,可能剛開始還有點指數增加,后來就是線性增加了,這意味著新關心慕課的人數是穩定的。而且不止中國的百度指數是這個態勢,國外的Google Trend也是這個態勢。由于線性增加,所以兩年三年用戶數量不能一下子增加到千萬,比如現在中國只有四五百萬,達到千萬會比較慢,但只要會穩定增加就是好事。

      李曉明:而質量上,雖然現在有好幾百門課,但真正大家都說好的課還不是很多,當規模達到一定量的時候,里面一定會有更多很好的。

      李曉明:至于效益,MOOC現在發展規模還沒到一定的量,與MOOC有關的公司、業界或者投資者要有耐心,不能總覺得怎么還沒怎么怎樣呢,如果帶著很著急的預期的話,會失望的。

      中M君:您認為是什么造成MOOC的發展規模還不夠呢。現在很多人拿用戶完成率低來詬病MOOC,您認為這是阻礙MOOC發展的因素嗎?

      李曉明:并不是。我覺得MOOC的形式天然就會造成用戶完成率低的結果,這是它的天然屬性,我不理解為什么會成為阻礙。從學習者的角度看,有的人根本就不在意完成,就是想看看,有的人看一半就可以,很多人也覺得照樣有收獲,比如我,我在慕課平臺上看過十幾門課了,但只有一門拿到證書。

      (中M君整理補充:一般來講用戶完成率是用完成學習的人數除以報名學習的人數,而參與MOOC學習的人有很多的動機并非是拿證書或完成學習,他們可能只是為了某個知識點,同時MOOC本身就是一種開放在網絡上的學習資源,很多人都能接觸到這個資源,所以很自然的公式中的分母就大一些。另外,MOOC畢竟不同于在大學有學分要求的課程,不是說你不完成這門課就無法畢業,所以它天然對學生的約束力沒有大學線下課堂來得高,這是它本身自帶的特征。)

      中M君:您好像也說過,不應該關注完成率,而應該去看數量。是嗎?

      李曉明:恩,coursera的active learners(活躍學習者),這個統計也很好啊。

      李曉明:我是這樣想的。教育這件事天然就跟多方有關系,MOOC作為教育產品也同樣構成了很多利益攸關方的博弈,比如學生、老師、學校、社會、公司5個方面,他們都會關心MOOC,關心我可以做什么。而且這五個方面相互之間是有沖突的,甚至其中一方所包含的人的需求都不一定一致。就拿學生來說,有的學生覺得我就愿意學點東西,希望對未來有好處;而有的同學覺得我學MOOC不光學點東西,我還想要一個說法,比如文憑、證書之類的。當一個人想要一個說法的時候,往往就希望用最少的力氣得到一個明確的說法,而這個說法就要由另一個博弈方——學校來提供,這個跟學校的聲譽有關,這時就有了沖突。

      李曉明:現在有很大一股力量要推動學分互認,但我認為這個還太早。如果在MOOC還沒有比較成熟、某些課還沒有在社會上得到比較好的共同認可的時候,以某種行政手段強制進行學分互認,我認為會對教育質量有影響。一有學分,如果不能在低投入下保證質量,可能會造成一些不利于社會的incentive(動機)。

      中M君:也就是說行政力量不宜過早介入,要讓MOOC自然發展一段時間?

      李曉明:我就是這樣想的。回過來說,為什么現在會有一股力量來推動學分互認呢?我覺得首先學習者有這個需求,你可以說它是從自我出發的,但我們從外面來看,我們真的希望對社會有好處,這個需求可能跟每個人的需求是不一致的,我們社會提供受教育的信號,但我們社會希望這個信號能名副其實,拿到這個東西之后能說明你真是學到什么東西,但我們以往做過的很多事情使這個信號越來越不名副其實,有個學校的校長說,我們發了很多真的假文憑,真的文憑指教育部網站能查出來,假指含金量是水分比較大的,我覺得我們發展MOOC不能再走這條路,走這條路我覺得MOOC的意義可能就要打問號。

      中M君:也有一些人指出MOOC沒有師生之間面對面的即時交流,也沒有集體在一個學習空間內學習、能看到別人學習狀態的學習氛圍,這是否也是MOOC的天然無法逾越的屬性呢?

      李曉明:對,這也是沒法改變的天然屬性,就是MOOC的特征。我覺得我們不能改變這種情況,也沒法改變,改變了就不是MOOC的,我們只能在這種本身的情況下怎么把它做的盡量好。

      中M君:還有人說MOOC的M,即massive,表示大規模,這與現在學生想要個性化學習的需求相違背,個性化學習問題是否也是MOOC無法克服的天然屬性呢?是否有可能實現既大規模又個性化?

      李曉明: 我覺得大規模也可以個性化,技術上是可以提供某些支持的,包括做研究的也都在探究怎么實現個性化。平臺也是,比如,Coursera平臺為了滿足每個學生學習節奏、學習時間等的不同,果斷拋棄了自己的舊平臺,上線了可以on demand(應需)的新課程平臺,課程內容一次性全部上線,學生可以隨時進入學習,但與其他把課程資源也都一次性放上網的放養式網絡課程不同,on demand課程還是會有每節課的deadline(截止日期)的,不同時間進入的學生可以設置不同的deadline。剛開始講MOOC的時候,課程一周周往外放,大家齊步學習,這在當初是一個亮點,但有些人并不希望這樣,每個人的學習節奏、學習速度可能不同。總之,個性化我覺得技術盡量支持,但技術怎樣支持,但也抵不過兩個人坐在一起面對面去教學。

      ——————–

      MOOC課程的長尾理論

      中M君:接下來談一下北大的MOOC實踐。據了解北大不只在各大平臺開設慕課,部分老師還實施了基于慕課的翻轉課堂,有沒有遇到什么問題和挑戰?

      李曉明:當然有挑戰。 北大的50門MOOC中有十幾門在做翻轉課堂,并不是每門課、每個老師都適合做翻轉課堂。我們不說翻轉課堂,就說混合式教學,在大學推廣起來,首先我覺得長遠來看一定會發生。 我這學期就有兩個班,一個班做翻轉課堂,一個班做混合式學習,區別是前者很在意在線的MOOC部分、線下課堂只是深入討論,而后者在線部分只是補充材料,更重視線下課堂的教學。我想要比較一下這兩種結果會是怎樣。但這套想法是要花一些功夫,也不是每個老師都愿意這樣去做。翻轉課堂、混合學習長遠來看一定會發生,是一個方向,但這個過程我認為很長,也許10年。我覺得純粹的翻轉課堂不一定每門課都適合,但混合式教學適用面就很大了,總之是不同程度采用在線資源。

      中M君:據了解,北大的課程還會被其他學校用來實施他們學校的翻轉課堂,您也曾把這稱為“MOOC as BOOK”,是嗎?

      李曉明:是。湖州師范學院就有老師用我的課去教他們的學生。

      中M君:那您認為MOOC as BOOK 前景如何呢?

      李曉明:我覺得特好。

      中M君:那MOOC的前景呢?您在微博里曾經說過未來可能會是一個繁榮的MOOC課程市場,還提到了長尾理論,能不能解釋一下?

      李曉明: 當有足夠多的優秀教師主動去開MOOC,優質的MOOC課程成千上萬后,整個態勢是一個長尾,有的慕課很popular,很受歡迎,有的可能不太流行。

      MOOC課程的長尾理論
      (李曉明老師在紙上畫長尾曲線)

      李曉明:橫軸表示選課人數從多到少的一門門MOOC,縱軸表示選課人數,表示選課人數越來越好少的常見曲線有三種,一種是線性下降的線性曲線,一種是指數曲線,還有一種就是長尾曲線,長尾曲線的特征是當橫軸的MOOC課程數量趨于無窮大的時候,從曲線上的任意一點開始做積分,這個點右邊的積分,也就是上圖紅色部分陰影面積都比左邊的積分大,這意味著如果未來有一個MOOC服務平臺,服務這些尾部的課程,能帶來的效應也是足夠高的。

      中M君:那您認為這個長尾的頭部,popular的程度能達到怎樣的程度呢?據了解,2年前講正義論的哈佛教授被邀請去韓國,為韓國知名棒球隊試球,一個在網絡上講課的教授能在國外如此受歡迎,中國有可能出現這樣受歡迎的老師嗎?

      李曉明:我覺得會有,而且這樣的課較有可能出現在人文社科領域。以我們學校的《Chinese for beginners》為例,這門課現在已經有27萬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習者學習了,很受歡迎。

      中M君:說到北大的慕課,對于未來您是怎樣規劃的呢?北大未來多少比例的課程會MOOC呢?

      李曉明:北大近期的目標是在2018年,也是校慶120周年時,有100門MOOC;遠期目標是讓北京大學的每一門課都有一個在線版本(online version),大概就會有6000門。

      中M君:那再往遠了看,MOOC之于高等教育及中國教育的未來圖景是怎樣的呢?

      李曉明:中國適齡人群讀大學的比例大概是30%,剩下的70%則沒有機會接受正式的高等教育。目前關心MOOC的人還是30%的那部分人,對這部分人來說,MOOC的社會效益體現在讓優質教學資源更平等了,二本的學生也能學習一本學校的MOOC課程,而70%的那部分人由于社會環境情況等還沒有感知到MOOC這件事。未來MOOC應該解決這70%的人的教育問題。

      中M君:那怎樣讓這70%的人注意到MOOC這件事呢?

      李曉明:我覺得第一還是課要多,每一個課都要有不同的層次,不同的版本;第二,還是要慢慢提高社會認知度,相信70%的那部分人的學習積極性就會被調動出來。

      李曉明: 從國家層面上,在我的課中也提到了“全民義務基本高等教育”的愿景,這是國家的一個追求或目標,這個也不是說明天就要干這個事,還是要先增加課程儲備。至于現在,我覺得應該從營造社會氛圍的角度去推動這個事。

      李曉明:很多事情不能太早。包括現在有人說“我們趕緊有個MOOC標準吧”, 我覺得標準這個事情不要太著急,因為如果事物還沒發展到一定程度,你很難說一個標準是對的,而一旦定下的標準是錯的,但卻以標準的形式固化下來,這就不利于發展了。還是大家先各做各的,也挺好。

      ———————

      不作為的老師將被淘汰

      中M君:說到國家層面,教育部日前還發布了 《關于加強高等學校在線開放課程建設應用與管理的意見》,提出2020年將認定3000門精品在線課程的目標,對于這份文件您怎么看?

      李曉明:這將會對MOOC在中國的發展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中M君:學校方面應該以怎樣的態度對待這份文件呢?有的學校可能出現為了要在3000門課中占據幾門而下派任務的情況。

      李曉明:我覺得應該是學校自身首先認為在線教育或混合式學習對學校有好處,自己愿意去發展,然后教育部的文件只是正好契合這個意愿,應該是這樣一個順序才有意義。這份文件,我覺得“先建設應用,后評價認定”是亮點,而不是讓學校先給項目,施加壓力給老師。正因為這樣,我相信3000門認定課程的質量也是可以保證的,因為一門課都是要先建設應用,至少運營1次后,通過有關數據才能認定課程的優劣。

      中M君:也就是說需要依賴老師的主動性,主動去了解MOOC,去學做MOOC的技術。

      李曉明:我給你看一個郵件。

      (李曉明老師向記者展示郵件內容:這是一封來自北大計算機系教授屈婉玲的郵件,郵件中屈教授說明了自己因癌癥住院手術的情況,手術前后都一直念著MOOC這件事,關心自己新學期的MOOC課程的錄制與開課。據悉,這位屈教授是北大計算機系的標桿人物,已經70歲了,人稱“屈奶奶”,她所教授的《算法》課程很受學生歡迎,她的算法教材也被很多學校使用。)

      李曉明: 這位人稱“屈奶奶”的老師是去年自己主動加入到開MOOC課程的行列的,70歲的老太太得癌癥了,對我們的MOOC是這么一種感情,你會覺得很感動。我想中國100多萬大學老師里面肯定有很多這樣的老師,慢慢的有幾千個老師愿意把MOOC當成一件高興地事來做,MOOC在中國就會越來越好。

      中M君:但是也有些老師對MOOC的畏懼的心態,甚至擔心將來會失業。

      李曉明:世界已經變了,你不能拽著它不變。正確的態度應該是面向MOOC,要么趕緊加入MOOC的潮流,將自己的課做成MOOC;要么利用別人的MOOC來做翻轉課堂,總之還是要利用MOOC提高自己的教學水平,改進教學方式,必須有所作為。

      中M君:老師不會消失,大學也不會消失?

      李曉明:大學怎么會消失呢,只是提供課程的方式會改變。老師也不會消失,只有個別無作為的老師才會被淘汰。過去兩年里,我原來在學校的很多事我都不干了,就干這個事。類似屈教授這樣的郵件,我收到過很多封,看到很多老師對MOOC的熱情,我準備做一個talk(演講),題目就叫《從十個Email談起》,講講這些老師是怎么參與的、有怎樣的心態。我也會被他們感動,會讓我覺得參與MOOC這個事很正確,盡管有些老師在其他一些場合也許有利益糾葛,但在這個場合,大家不一樣,很純粹的在做MOOC。

      (向記者展示一段視頻,視頻中北大的一些教MOOC的老師在互相交流,既有生命科學院的,也有藝術學院的,還有計算機系的和中文學院的,大家在一起交流,互相還有啟發和碰撞)

      李曉明:這樣的事情(不同學科的老師互相加交流、借鑒、啟發),原來在一個學校是很難發生的,但做MOOC造就了這種氛圍。

      中M君:說完國家、學校和老師,那么企業或平臺在未來MOOC中的角色又應該是怎樣的呢?

      李曉明:當MOOC課程數量很多之后,MOOC平臺或相關企業就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教育服務創新。大家都會想,我們能基于這個事情干點什么事情。

      中M君:是不是說,到時候線上的課程資源在數量上不會增長那么明顯,但課程之外的增值服務會不斷創新?

      李曉明:是的,一旦一個事情發展到一定程度,人們就會想很多新問題,通過解決這些新問題而提供更多增值服務。一個事物的價值是跟發展狀態有關的,發展越好,價值越高,大家愿意投入的時間和精力也越多,出現的各種增值服務也更多。現在就已經有這樣的服務創新出現了,比如某些平臺或工具可以自動把課轉化為英文課,或者還有一些企業提供實驗課的模擬,將本來不適合做MOOC的實驗課做成虛擬實驗等。

      李曉明:我很希望中國人從不同的角度來關心這個MOOC,但,我想,雖然MOOC會帶來很多不同的incentive(動機),然而最終它應該是一個公益事業,或道德事業。賺錢是另一回事,但根子上還是公益事業。

      原文地址:http://www.icourse163.org/topics/lixiaoming/

      分享給小伙伴 ?

      Self-Driving Cars. Become an autonomous vehicle engineer.
      聲明:MOOC中國發布之課程均源自下列機構,版權均歸他們所有。本站僅作報道收錄并尊重其著作權益,感謝他們對MOOC事業做出的貢獻!(排名不分先后)
      • Coursera
      • edX
      • OpenLearning
      • FutureLearn
      • iversity
      • Udacity
      • NovoEd
      • Canvas
      • Open2Study
      • Google
      • ewant
      • FUN
      • IOC-Athlete-MOOC
      • World-Science-U
      • Codecademy
      • CourseSites
      • opencourseworld
      • ShareCourse
      • gacco
      • MiriadaX
      • JANUX
      • openhpi
      • Stanford-Open-Edx
      • 網易云課堂
      • 中國大學MOOC
      • 學堂在線
      • 頂你學堂
      • 華文慕課
      • 好大學在線CnMooc
      • 以及更多...
      本平臺部分課程由Coursera、Udemy及其推廣聯盟服務商Linkshare共同提供,本平臺合法享有相應的推廣收益。

      © 2008-2018 MOOC.CN 慕課改變你,你改變世界

      丁香五月婷婷